穿越时空的怀念——社会各界祭拜抗美援朝英烈侧记
新华社沈阳4月3日电 题:穿越时空的怀念——社会各界祭拜抗美援朝英烈侧记  新华社记者张非非、孙仁斌、高爽  和风熙熙,鸟语阵阵。清明节前夕,沈阳抗美援朝勇士陵寝庄严安定。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许多留念我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70周年的活动暂时取消了。但是,70年斗转星移,人们对“最心爱的人”的敬仰却从未改动。  祭亲人  “伯父,当年爷爷过世时喊着您的姓名,便是不愿合眼;奶奶为了找您,眼睛都哭瞎了;爸爸临终时吩咐我一定要找到您!”到丹东抗美援朝勇士陵寝祭拜时,冯同恩勇士的侄子冯现岭抱紧亲人石碑,厚意地诉说着对亲人的怀念之情。  纵是千山万壑,也难以隔绝血脉亲情;纵是石沉大海,也不能消解家人的怀念。  辽宁丹东抗美援朝勇士陵寝办理所所长孙大力忘不了勇士李方荣的家族前来寻亲的那一幕——  “哥,这么多年,总算找到你了。”河南省宜阳县柳泉镇方沟村乡民、76岁的李跃卿到丹东抗美援朝勇士陵寝看望大哥坟墓时泪水涟涟,他一边哭一边用哆嗦的双手将祭品摆在石碑前,弟弟李汉卿也早已声泪俱下。  兄弟俩完成了母亲临终前的遗愿:找到大哥李方荣,尽管他已献身在抗美援朝战场。  1951年,年仅17岁的李方荣报名从军,成为我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雄赳赳雄赳赳跨过鸭绿江,这一走,便是永诀。母亲临终前,仍记忆犹新叮咛李跃卿兄弟俩:一定要探问到你大哥的下落,给我一个告知。  多年后,在政府有关部门和媒体协助下,兄弟二人总算来到大哥坟前。李跃卿将野菊花放在哥哥石碑上,李汉卿把随身带来的一个红布包渐渐翻开,绕石碑一周,把从家园背来的黄土慢慢撒在哥哥石碑旁,又用双手在地上挖出一捧黑土,包好,小心谨慎地揣在怀里。  “哥啊,跟咱们回家!”两个头发斑白的白叟擦擦泪眼,彼此搀扶着走过一排排勇士的石碑……每一块石碑都好像在叙述着一段感人故事,也好像在守护着一方土地持久安定。  忆战友  鸭绿江畔,青草泛绿,断桥耸立。  身着墨绿色的旧戎衣,手捧鲜花,87岁的抗美援朝老兵刘金声在家人的陪同下,隔江远眺彼岸,回忆血与火的年月。  阎成恩、杨宝山……望着滔滔江水,刘金声一遍遍想念着献身战友的姓名:“没有你们的流血献身,哪有今日的好日子?”  和刘金声相同,每到清明节,家住沈阳市浑南区高坎镇旧站村的抗美援朝老兵孙德山都会穿好自己的绿戎衣,把一枚枚军功章佩带规整,坐上公交车,到沈阳抗美援朝勇士陵寝为勇士上坟。  就算无法到陵寝上坟,老兵们也会用自己的方法追思战友。孙德山腾出自己的大部分住宅,建起了一座“革命前史及抗美援朝爱国教育馆”,自己和老伴挤在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  “建了这座教育馆,我就能经常来看看他们。”孙德山愿意为观赏人群责任解说,“我想让更多的人记住这些前史。”  本年清明节,沈阳、丹东等地的抗美援朝勇士陵寝取消了大规模留念活动,代之以网络祭扫和长途祭祀活动。全国各地志愿军老战士纷繁来电来函,期望陵寝能在清明节当天替他们拂去勇士石碑上的尘土,献一束花、寄一份追思。  “穿越时空地域的网络祭拜,让人们的追思更悠远。”沈阳抗美援朝勇士陵寝办理中心主任高芳说。  慰忠魂  沈阳抗美援朝勇士陵寝的下沉式留念广场中心,主题雕塑静静矗立,环形的勇士英名墙上,镌刻着197653名勇士的姓名。  2013年,中韩两国达到将在韩志愿军勇士遗骸偿还我国的协议。从2014年到2019年,韩方已向中方接连6年移送共599位我国人民志愿军勇士遗骸。  “未来还会有更多志愿军勇士遗骸回国,咱们正准备对地宫进行扩建,让英豪更好地归葬在祖国大地上。”辽宁省退役军人业务厅厅长秦喆说。  近年来,现居丹东的退伍老兵刁庆锋、河北志愿者张红琢等人与河南、山东等地的媒体、志愿者们联合起来,与丹东市抗美援朝勇士陵寝等多所陵寝协作,建议一场场大张旗鼓的帮勇士寻亲活动,已协助109位勇士找到亲属。  “咱们每个人的力气尽管细小,但聚在一起,便是一团团微暖的光火,照亮勇士回家的路。”刁庆锋说。  在沈阳抗美援朝勇士陵寝作业的王春婕,16年来到全国各地勇士家园为园内的抗美援朝留念馆搜集勇士遗物。  “这么多年,走到哪里我就用随身携带的大喇叭宣讲英烈的业绩,我想让更多人了解记住这些最心爱的人。”王春婕说。  医护人员是新时代最心爱的人。“95后”我国医科大学隶属盛京医院外科护理王语嫣最近刚从湖北“前哨”回到家园沈阳。正在会集阻隔的她,在手机上参加了向志愿军勇士献花的祭祀活动。  她说,在湖北援助抗疫的阅历让她对70年前“最心爱的人”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觉得我国人的精力世界是相通的:前辈们用鲜血换来的平和,到咱们这一代,我们在国家危险时都能挺身而出,没有孤负前辈们的支付,这种精力一脉相承。” 【修改:房家梁】